宅逸小说

首页> 悬疑惊悚> 老公和闺蜜一起消失

老公和闺蜜一起消失

  • 分类:悬疑惊悚
  • 作者:种田小香妃
  • 来源:mygsh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7-10 08:14:35

简介:热门小说《老公和闺蜜一起消失》是作者“种田小香妃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燕尹军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家里挣钱的重担都落在老公的身上,他的工作相对稳定些,是大货司机,经常会出差那种。家里的活,我尽量去干。别看我已经残废,但还没达到不能自理的程度。像做饭刷碗,简单收拾家,这些家务我都能做...

老公和闺蜜一起消失
我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事,开大货的老公有次跑长途时,我的闺蜜也跟着无故失踪了。

1 我行动不方便,具体说我的腿已经废掉了,后半生都要坐在轮椅上生活。

家里挣钱的重担都落在老公的身上,他的工作相对稳定些,是大货司机,经常会出差那种。

家里的活,我尽量去干。

别看我已经残废,但还没达到不能自理的程度。

像做饭刷碗,简单收拾家,这些家务我都能做。

老公刚走不到一周,我便看到头条上发了关于著名舞蹈演员失踪的事情。

是梁燕?

她失踪了!

她是我的闺蜜,想想也不算是。

她可不把我当成好姐妹,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。

我的手死死攥着毛毯下面的腿,这腿就是拿刀砍都未必感觉到痛,更别提,就那么小的力气了,我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2 我原本是好好的腿,可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真的有点可怜,这不是因为疾病,不是因为意外,而是人为的。

我拨打老公的电话,可里面依旧说他未在服务区。

他究竟在哪,连通讯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
我隐隐有些担心。

放下电话后,我准备去做饭。

这时手机响了起来,我很高兴,是不是老公大伟回电话了。

可是刚接通电话,我就失望了,不是他。

“月月,你最近见到梁燕了吗?”

来电话的是尹军,她的未婚夫,我的前任,关系有点复杂。

“没有。”

我只淡淡的说了一句,便准备挂断电话。

“月月,你最近……还好吗?

你老公,对你好吗?”

他的声音有点低沉,还带着暧昧不明的味道。

“大伟对我很好,非常好的那种,不过这和你没关系吧。”

我说话带着嘶哑,没给他任何机会,直接掐线。

我死死捏住手机,手指关节处已然泛白。

一年前,我和尹军还是人们口中说的金童玉女,梁燕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没想到她也喜欢尹军,更没想到她喜欢尹军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在一个雨夜,梁燕把我约了出来。

说只让我一个人去。

我们去了她常约我的那个小河边。

等我到那里时,我看到梁燕正和尹军在一起,两人说说笑笑,甚至抱在了一起。

从没想过我最好的朋友和我的男友之间,竟有这样肮脏的行为。

我受不了他们这样的背叛,直接掉头跑开。

可我没注意这时路上驶来一辆大货车。

我就被这车撞到,从此双腿再也站不起来了, 肇事司机那时还下车查看,我只朦朦胧胧的看到一个模糊的样子,他之后上车跑了。

那个路口正好没有摄像头,我也没能记住车牌号。

之后,我的生活一团糟。

我即使想要原谅他们的背叛,但因我失去了这双腿也不可能让我轻易放下。

3 我是一个舞蹈演员,拿过很多奖项,我本该有个光明的前程,可因为我出了车祸,再也不能站在那光鲜的舞台上了。

梁燕取代了我的位置,成为了领舞,她的事业倒是一帆风顺。

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我失去双腿的同时,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大伟。

他是一个非常细心又很有爱心的人,他一直照顾我。

我自从残疾后,梁燕和尹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,若不是大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一直照顾我、安慰我,我逐渐从阴霾中走出来,不然我真的熬不住。

大伟是开货车的司机,他的工作就是经常要跑长途,因为要照顾我,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外地了。

在本市干活挣不了多少钱,现在家里的顶梁柱就是他。

所以他想要多挣一些,就得出车去外地。

我为了不让他担心,就在家里学着独立,直到我能照顾好自己后,他才放心出去。

我把米掏好放在锅里,做了一个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菜。

平时做这样的菜,也就几分钟的功夫,可如今我花去了二十几分钟,还把手给切破了,才搞定这些。

我赶忙去找医药包把切破的手指包扎上,不能让他看到我这样,让他有所牵挂,开车会分心的。

大伟为了安心,在家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,他能看到我在家里的情况。

所以我得照顾好自己。

饭好了,我开始吃饭。

我举着饭碗对摄像头里笑着。

“我的饭好了,大伟,你在外面吃上饭了吗?

你怎么好长时间不给我来电话了?”

我在这边说话,若是他在线上的话,也能听到。

我一边吃饭,一边落泪。

当然不能让他看到我在哭,我都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,心情特别低落。

“小月儿,你等我,我再过两天就回家了。”

大伟的声音从监控里传了出来。

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,我一直悬着的心在此刻放了下来。

“真的吗?

太好了,我去买你爱吃的鲈鱼,给你做烤鱼吧,让你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“行,你做什么我都爱吃。”

我清晰的听到了他在那边的声音,声音中还带着笑意。

“啊——嗯——”我听到了一道很微弱的女人声音,只是那声音有些模糊。

“大伟,你在和谁在一起?”

我看不到他那边的情况,我心里很着急。

“没啊,就我一个人,哦,我在听一部广播剧。”

说罢他就将那背景音乐关掉,果然安静了很多。

“我还以为你和哪个女人在一起。”

我打趣的说道。

“说什么呢,这个世界上,我就有两个女人,一个是你,一个是妈。”

我们挂断了联系。

4 大伟很内向,不像那种很擅长交际的样子,他的朋友很少,我也没看他身边有谁过,更别提是异性朋友了。

在他和我联系后的第二天,他确实回来了。

我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,脸竟然瘦了一圈,有些心疼。

大伟不是那种长相帅气的人,都算不上五官端正,其实他长得有点凶悍。

不过就是这种不起眼的人,他却对我极其温柔,相比尹军,他的长相极其帅气斯文,可以和那些流量小鲜肉媲美。

可他呢,最后还是喜新厌旧伤害了我。

所以我总结出一个道理,好看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。

大伟看到一盘子热气腾腾的烤鱼在我的腿上放着,他连忙跑过来接。

“哇,这么烫!”

他连忙把盘子放到了桌子上。

我哈哈的笑他。

“傻瓜,明知道自己不行还来接,你放在我的腿上,我感觉不到烫啊。”

说完这话,我立刻沉默了。

屋里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突然抽离,感觉心口好像堵进了棉花。

“你这鱼烧的有水平,我这回出去一趟,你真厉害,会做这些菜了。”

他走进来洗手也帮我端饭菜了。

终于家里热闹了起来,大伟回来后这里像家的样子了,我的心也踏实很多。

大伟吃饭的时候,他往那鱼上撒一些胡椒面。

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吃,他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吃胡椒吗?

“这样好吃吗?”

我试探的问了问。

“你也试试?”

他拿着胡椒瓶子举到我这边。

“不了。”

他又接着撒了很多。

我甚至都感觉那胡椒的味道呛鼻子,他又把香菜撒了上去。

我看愣了,大伟也不吃香菜的,这一道小小的烤鱼,让我惊呆了。

我知道人的口味是会变的,但是也没想到会变得这么突然。

我心中萌生起一种异样的味道。

饭后,大伟给了我三千元,他说还有一部分工钱没给,等过几天,再给我两千元。

看着这沉甸甸的钱,我只感觉烫手。

“这个是你挣到的,你就自己留着吧。”

我又把钱递还给他,大伟不要。

“都是家里老婆管钱,我不拿着,我要是拿着钱会让他们笑的。”

“好,好,我给你管着。”

反正我也不乱花,大伟脸上终于露出了朴实的笑容。

“你把脏衣服都拿来,我给你洗洗吧。”

他把我当成了老婆,我也要行使妻子的义务。

“不用了,我把那衣服都给扔了,太旧了,有的都破掉了。”

“扔掉了?”

我很诧异。

大伟一直都很节俭,已经达到了葛朗台的程度,不过他对我一直很大方,总是会给我买好多衣服。

而他就是再破的衣服都得拿回来当个抹布,他是不会随便在外面扔掉衣服的。

“嗯,实在穿不了了,也没有必要洗了。”

5 我什么都没说,大伟在厨房里忙碌着,我看着他的背影,还是那个原来的他,是我想的太多了吧,我摇头笑笑,又感觉这空气变得温和了很多。

收拾完后,他去洗了澡。

卫生间里水哗哗的响着,而我的心却有点紧张。

我和大伟结婚还不到一年,大伟很尊重我,没到我愿意那一天,他不会强迫和我在一起的。

这几个月,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我,说实话就算是冰冷的石头心也该被捂热了,我想要把自己给了他。

等大伟走了出来,他只穿了一件家居裤,上面是光着膀子的。

他刚推门出来就看到我在卫生间的门口徘徊,他有点奇怪。

“你是要来洗漱,要我帮忙吗?”

大伟的话一出口,我就看到他五官瞬间一窘,有些后悔,他知道我很敏感,又怕说这些刺激到我。

相反我笑得从容,抬起头对他说道: “我好久没洗澡了,你能给我洗一洗吗?”

6 “我……”他支支吾吾的,我有些不高兴了。

“那算了,我反正也动不了,就让我脏死吧。”

“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,我,我可以帮你。”

说着他抱起了我,带着我朝浴缸那走。

温暖的水淋到我的身上,才让我感觉很温暖。

“大伟,我准备好了……” 我们距离很近,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吸的急促。

我抓住他的手,碰到我的身体,可他立刻就抽了回去,然后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这完全和我想的不一样,和那个极力在洞房时克制的大伟也不一样。

他到底怎么回事?

7 他回家有一周了,他生活习惯上有很多变化,以至于让我觉得回来的不是我丈夫大伟。

他现在也不和我睡在一个房间里,他以爱打呼噜为由,说是怕打扰我休息。

以前他也打呼噜,但只要他在家,就没说要分房睡。

我只是单纯的躺在他的身边,他什么也不做,说这样看着我他就很安心。

难道大伟在外面已经有别的女人了?

我不由想到那时和他通话时的背影声。

他说是广播剧,难道真的是吗?

有一天晚上,我失眠了,在床上辗转多次,也未能入眠。

就在这时,我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,紧接着是开门又关门的声音。

我立刻清醒起来,喊了几声老公,外面没有人回答我。

之后我下床,发现大伟那屋的床竟是空的。

现在已经午夜十一点了,这么晚大伟去哪?

我这一宿都没睡好,等外面再次传来开门声,已经凌晨两点了,这么长时间,他去外面做什么?

我一直都想要问他,想要把这几天困在脑子里的问题,全部向他摊牌,可还没等我找到机会。

意外却先来了,大伟正在做晚饭时,有人敲门了。

我家很少有人来,更不会在这么晚有人光顾。

我感到奇怪,刚把门打开,看到外面站着的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。

“你们……找谁?”

“这里是王伟的家吗?”

Copyright © 2024 粤ICP备14094436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 宅逸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