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逸小说

首页> 全部小说> 现代言情> 温初柠林暮洲

温初柠林暮洲

  • 分类:现代言情
  • 作者:沈言崆
  • 来源:1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6-20 06:43:01

简介:《温初柠林暮洲》是作者 “沈言崆”的倾心著作,沈言崆林暮洲是小说中的主角,内容概括: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只要一和沈言崆对上,我就得让步。让衣服,让房间,让父母,还有……我看着眼前两位逼自己的血脉亲人,直接拒绝——“我欠沈家的命,一年前已经挖了颗肾脏给他,现在……我绝不会把未来的妻子也让给他!”话落,我未婚妻温初柠从门外走了进来。我皱起眉,走过去拉住她的手:“你怎么来了?”初柠很爱...

第2章

我很想问,真的只因为沈言崆是病人吗? 但还不等我问出口,温初柠就匆匆离开。 再一次将我独自扔下。 我看着她的背影,想起自己从15岁开始,就一直是一个人。 我的父母,我的家人,现在连
训骂:“林暮洲,我们是一家人,你非要把你弟弟逼死吗?!”
“你可别忘了,你欠言崆一条命!”
听到这句话,我骤然捏紧手。
15岁那年,我家的司机老沈送我上学,路上却发生车祸。
为了救我,老沈死了。
沈言崆是老沈唯一的儿子,我家便把他接来照顾。
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沈言崆一来,我的世界都变了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只要一和沈言崆对上,我就得让步。
让衣服,让房间,让父母,还有……
我看着眼前两位逼自己的血脉亲人,直接拒绝——
“我欠沈家的命,一年前已经挖了颗肾脏给他,现在……我绝不会把未来的妻子也让给他!”
话落,我未婚妻温初柠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我皱起眉,走过去拉住她的手:“你怎么来了?”
初柠很爱我,为了和我在一起甚至不惜和家里人闹翻。
我相信这样的她不可能会抛弃我。
可温初柠看着我,慢慢将她的手抽走了。
“暮洲,言崆这一次真的病的很严重……等我回来。”
说完,他们三个人就着急忙慌地离开。
屋内只剩死一般的寂静,和一个被全世界抛弃、像一个小丑般的我。
只要对上这个弟弟沈言崆,我就没有任何胜算。

忽然,一抹温热从我的鼻腔里滑落,‘啪嗒’落在地上。
是跟喜字一样鲜红的血。
我拉开抽屉,可抽屉里没有纸巾,映目是一份刺眼的癌症报告单。
我抹了下鼻子,将血攥在掌心,紧紧凝视着病历上的字。
我不想忍了……

我一夜未眠。
第二天早上将手机开机,我才发现家族群有99+红点。
翻到最上面,第一条是我妈发的消息。
她已经替我通知了所有亲朋好友,“今天不必赴约,婚礼取消了。”
而温初柠也告诉她的朋友们婚礼改期。
作为新郎的我,最后一个知道。
我看着桌上放在丝绒盒子里的戒指,想起我求婚她那日的承诺——
我对她说:“初柠,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,我对你的爱全世界独一无二,永恒不变。”
她还对我说:“只要你不离开我,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
这时,卧室门忽然被推开。
我抬起头,就撞进温初柠愧疚的眼:“暮洲,对不起……”
我以为她这是要解释为什么推迟婚礼。
可下一秒我看见她身上,竟穿着我送给她的婚纱!
那样洁白,那样华丽,她穿上这件婚纱就是该嫁给我的时候。
但现在……
“婚礼取消,你穿着婚纱做什么?”我问。
温初柠上前拉住我的手,语气温柔地像哄小孩一样:“暮洲,“言崆说很想看看我穿婚纱的样子,所以……”
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:“所以你要穿着婚纱去见他?”
温初柠轻轻抱住我,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暮洲,言崆是你弟弟,是病人,这个时候你就不要乱吃醋乱想了,好吗?”
我抬头,清晰看到她眼里对沈言崆的怜惜。
我很想问,真的只因为沈言崆是病人吗?
但还不等我问出口,温初柠就匆匆离开。
再一次将我独自扔下。
我看着她的背影,想起自己从15岁开始,就一直是一个人。
我的父母,我的家人,现在连温初柠也被沈言崆抢走!
他们理所当然偏向沈言崆,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。
就像一年前,沈言崆因为尿毒症需要透析换肾,全家人都被要求去做配型。
我原本在林家已经活成了隐形人。
但在配型结果出来那天,我父母破天荒地没有在医院陪着沈言崆,而是回家为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自从沈言崆来到家里之后,我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。
我不敢动筷,母亲讨好地开口:“暮洲,你吃呀。”
可还没夹到菜,母亲就迫不及待地再次开口:“暮洲,配型结果出来了……只有你和言崆是相符的,只要你割一个肾给你弟弟,他就能活下来。”
我一时愣住,没有说话。
我的父亲便厉声道:“林暮洲,你别忘了,当初要不是沈叔叔为你挡了一劫,你已经死了,你应该知恩图报!”
那一刻,我彻底明白。
如果救活沈言崆需要我的命,我的父母也可以给。
都说哀莫大于心死,那一天对话的最后,我平静地看着他们。
“我给了他这颗肾,以后可以不再把我的东西让给沈言崆了吗?”
我妈毫不犹豫地答应:“好!妈答应你。”
然后他俩就赶忙去了医院,留下我与一桌子我不爱吃的菜。
……
狂风呼啸,拍打开林家的窗户,将我从回忆中砸醒。
我呼吸着涌进来的新鲜空气,却依旧觉得窒息。
林家,我冠着林家的姓,这里却根本不像我的家。
因为这里每一个地方,都充斥着我给沈言崆让这让那的记忆……
突然,我感到腹部传来刺痛,并且越来越剧烈。
我蜷缩在地板上,恍然记起有次高烧,温初柠连夜冒雨从外国赶回来照顾我——
“暮洲,我不需要你一直坚强做我的保护盾,我也想照顾你。”
“我会对你好的,我也只喜欢你一个。”
想到这些,我艰难地摸到手机,颤抖着拨通了温初柠的号码。
“初柠……”
我感觉自己像是困在沼泽里的人,急需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。
“嘟”的一声,电话接通。
可手机那头,传来的却是沈言崆的声音。
他问:“初柠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时隔几秒,温初柠温柔的声音响起:“我愿意。”

温初柠的声音对我来说如当头棒喝。
而不等我出声,电话就挂断。
我知道,电话一定是沈言崆接的,刚才的对话也是他故意想要我听见的。
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,因为这些年他对我的挑衅从来没断过。
也只有在我面前,沈言崆才会展示出他的阴暗面——
他来到我家的第一天,就故意吃海鲜过敏陷害我。
那次,一直疼爱我的母亲,第一次扇了我巴掌:“林暮洲,你竟然谋害你的救命恩人,你还有良心吗?”
从那以后,像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,阴狠成了我的代名词。
直到考上大学,离开家,我的生活才算步入正轨,
后来我遇见了温初柠,她就像一缕光照亮了我灰暗的人生。
她是天之骄女,家境优渥,与我家完全不在一个阶层。
可就是这样养尊处优的小公主,为了和我在一起,和家里人闹翻,受了不少诟病。
甚至我们吵架,高傲的她都会为我主动放下身段,耐心哄我。
就是她的这份爱给了我底气。
以至于三年前我第一次带她回家,看见沈言崆眼中熟悉的觊觎时,我没在意。
可短短三年,一切好像又变了……凭什么?
我又拨了母亲的号码。
她接了,但却是很不耐烦数落:“你弟弟的状态好不容易稳定,你暂时别再打电话来刺激他。”
说完就挂断电话。
冰冷的嘟嘟声在我耳边回绕,我的忍耐到了极限。
我开车去了医院,找到沈言崆的病房。
透过玻璃,我看见我的母亲正一脸慈爱地为沈言崆削苹果。

Copyright © 2024 粤ICP备14094436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 宅逸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